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今天中国军网给大家请来著名军旅书法家李洪海
今天中国军网给大家请来著名军旅书法家李洪海

利刃没有回鞘,子弹还在飞。当“希特勒”、“杀人法案”、“斩首”、“刺杀”这些符号同政治讨论联系起来后,受蛊惑的狂热分子成为亡命之徒也就不足为奇了。

作者:特约撰稿人 杜剑峰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7-27

  一场针对共和党资深国会议员的枪击案,两场民主党意外输掉的明年中期选举的“前哨战”,3名因撤回不严谨的“通俄门”报道而辞职的资深采编人员,还有最新的以9比0在最高法院通过的“限穆令”部分内容“可立即执行”的裁决……让上半年备受媒体挞伐和司法调查困扰的特朗普政府,暂时占据了舆论上风。
  但是,过去两年来因支持或反对特朗普而充斥于美国社会的政治戾气不会消散,双方“挑动群众斗群众”的政治戏码还在上演。而从共和党党鞭遇刺一事来看,特朗普总统哪天遭遇暗杀,也不再是不可想象之事。
  利刃没有回鞘,子弹还在飞,中东很乱,美国也渐失太平。这一切该问责谁?
?
  暴力乐章的一个尖利音符
  6月14日清晨,不少共和党国会议员在离国会山不远的弗吉尼亚州的一个棒球场进行备战训练,以迎接国会两党的年度慈善棒球赛。7时左右,一名持攻击性步枪的男子向球场扫射;近10分钟后,枪手才被现场的警卫人员击倒(送医后伤重不治)。
  经确认,凶手名叫詹姆斯·何杰金森,是一名来自中部伊利诺伊州的白人失业者,已66岁。
  美国枪击案频发,但这次袭击的目标带有鲜明的党派色彩。遇袭受伤的4人中,两人是最终制服枪手的警卫人员,一人是议员助手,伤势最重的是众议院多数党党鞭、路易斯安那州共和党议员史蒂夫·斯卡莱斯。他臀部受伤后经受多次手术,至今仍未出院。
  从枪手在社交网络上留下的言论可见,他坚决反对共和党,极端仇视特朗普,且是去年与希拉里竞争民主党提名落败的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的铁杆粉丝,曾为桑德斯担任竞选义工。换言之,这极可能是一起政治谋杀,而且就发生在距离开国总统乔治·华盛顿的故居弗农山庄只有10公里左右的地方。
  6年前,在靠近美墨边境的亚利桑那州图森市,也发生过针对国会众议员的枪击案,当时6死12伤。遭子弹穿脑而过的民主党籍女议员吉福兹,曾是“国会10大希望之星”之一,现已病退。凶手名叫贾里德·洛克耐尔,是个白人小伙,曾有精神病史,反感政府“控制思想、洗脑”,供称对女议员没死感到“失败”。要知道,当年奥巴马在全美强力推行医改,吉福兹因支持奥巴马医改法案,受到不少威胁。
  现在,奥巴马医改法案进入了被替换的倒计时,临阵倒下的又是共和党的国会议员。这种“嗜血政斗”的模式,似曾相识。党派之争的仇恨种子,早在竞选打响前就被埋下,并在竞选对攻中茁壮成长。大选释放了久存的一部分戾气,但新的戾气又在生成。
  自特朗普入主白宫之后,不仅国会两党势同水火,网络上的言语暴力,也逐渐向现实生活中蔓延。4月15日在加州伯克利的骚乱中,一位不知名高校的哲学教师 蒙着面,手持型锁猛击一名特朗普支持者的脑部,致其头破血流。在网友自发比对出这名29岁的衣冠禽兽后,警方将其收押待审。而这只是今年伯克利多起反特朗普骚乱中的一次。2月1日在伯克利校园的那次暴力示威,也曾引起广泛关注。
  在鲜血四溅的混战中,没有人真正在意对方的政治主张。虚拟世界和现实生活中的“文争武斗”成了政治讨论的主旋律。6月14日清晨亚历山大市棒球场上枪声的回响,只是这部已经演奏多时的政治暴力乐章中的一个尖利音符。
?
  政客对攻,媒体煽风点火
  言行乖张的特朗普爆冷胜出2016年大选,无疑是当下美国社会上暴戾之气四散的一个催化剂。
  在艾奥瓦州的一次竞选集会上,特朗普对支持者们说,如果你们看到有人抗议,就一拳把他打翻,“我保证,我来支付律师费”。这样的煽动令粉丝们信以为真,不久之后在北卡罗来纳州的一次竞选集会上,一名狂热的粉丝就将现场一名示威者一拳击倒在地。
  竞选集会中频频发生的暴力冲突,于是成为2016年大选的一个特色。在伊利诺伊州共和党初选举行前夕,数百名示威者拥入特朗普的一个竞选集会现场,同其支持者爆发大规模的冲突,迫使特朗普取消演讲安排。现场极端混乱的场面通过电视直播镜头传到千家万户,成为这届大选的经典时刻之一。
  作为特朗普的对手,希拉里·克林顿也没有洁身自好,比如对于“黑命贵”运动的操弄,在干扰警察执法方面是唯恐社区不乱。
  另据“维斯澜()媒体计划”今年3月发布的一份报告,希拉里在大选中共花费2亿多美元制作电视广告,其中竟有超过90%都是针对特朗普的人身攻击!
  不仅如此,在曼哈顿举行的一次筹款晚宴上,希拉里称,特朗普的支持者中,有一半是“种族主义者、性别歧视者、恐同分子、排外者、仇视伊斯兰者”,“是一群无耻之徒”。
  一名在选举中为民主党做民调的专家曾在《波士顿邮报》上撰文称,她一直同一些摇摆州的选民保持接触,许多一直拿不定主意的选民在听到希拉里的言论后,决定倒向自己并不喜欢的特朗普。
  而大选结束后,由于特朗普革命性的“百日计划”的存在,加上奥巴马手下不断把早期“通俄门”调查的一些材料泄露给媒体,让大部分不甘心希拉里失败的主流媒体,怀着“干倒尼克松第二”的心态去与特朗普团队缠斗。在被特朗普批为“假新闻”并降低白宫吹风会上的待遇后,一些媒体恼羞成怒之余,“批特(朗普)倒特(朗普)”成了比恪守客观中立新闻原则更重要的任务。
  在曾将真实视为生命的百年大报上,假新闻、错新闻层出不穷,而在被发现内容错漏不实之后,只要这些新闻是针对特朗普的批判文章,相关的记者编辑并不需要负责。于是,对新政府和特朗普本人的新闻报道呈现愈来愈极端的趋势。每当白宫制订出一项新的政策,对政策本身的利弊分析和批评已经不够,把特朗普指为“当代希特勒”成为媒体风尚。
  物极必反。最近因为一则已被撤回的“通俄门”调查报道,同意3名高级职员离职。这还没完,6月27日美国保守派的独立媒体人奥奇菲利用卧底拍摄的视频,揭发之前高层为了收视率,蓄意让采编团队聚焦“通俄门”,哪怕明知干货有限,也要保证报道频率。
  还是这位奥奇菲,去年曾揭露民主党派人到特朗普集会场所“找揍”让媒体曝光,令特朗普如梦初醒。但特朗普依照奥奇菲提供的线索,去找所谓数百万作弊的民主党投票者,却一无所获。这说明站在传统主流媒体对立面的这些新发声平台,也是鱼龙混杂,未可尽信。
?
  从“杀人党”到“斩首照”
  以“通俄”追剿特朗普执政团队还不够,左翼媒体和政客的“大批判、扣高帽”,也对准了共和党国会议员们。
  当参众两院的共和党公布替换所谓“奥巴马医保”的新医保法案后,关于法案内容对不同人群的影响、对政府预算冲击的分析已经不够刺激,报纸和网站上出现大量的文章称:共和党的法案会“杀人”。尽管2010年3月通过的奥巴马医保法案目前已难以为继,不仅保费高涨,在很多地区甚至有价无市,但是这些忙着批判共和党的媒体从没有把“奥巴马医保失败”同“杀人”联系起来。
  当现任总统成为“希特勒”,共和党成为“杀人党”之后,批评、监督就很自然过渡到反抗和讨伐了;意识形态的争论、政治角力,似乎也可以没有限制和边界。
  5月30日,与有着长期合作关系的喜剧演员凯茜·格里芬,在网络上发布了一张手提“特朗普头颅”的照片。虽然观者清楚格里芬手中的是道具,但这颗假特朗普头上鲜血淋漓,视觉效果依然十分骇人。照片公布后,引发美国社会极大震动,迫于压力解除了同格里芬的合作关系。
  “斩首照”风波尚未平息,在纽约市中央公园举行的“莎士比亚戏剧节”上,一出名为《凯撒大帝》的戏剧将“凯撒”打扮成特朗普的模样,演出中安排一头金发的“凯撒”在舞台上被当众“刺杀”。这样的隐射也很快引发公众的注意,一些戏剧节的赞助商也因之撤资。
  当“希特勒”、“杀人法案”、“斩首”、“刺杀”这些符号同政治讨论联系起来后,受到蛊惑的狂热分子成为嗜血的亡命徒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调查棒球场枪击案时发现,凶手储藏了大量的弹药,身上还有一份列出6名共和党政客的黑名单。这6名政客均属众议院“自由党团”成员,也是被媒体认为共和党内最保守、最强硬的一派。
  棒球场枪案次日,慈善球赛如期举行,吸引了大量观众,美国各大新闻台都进行了直播。赛前,两党参赛的议员们聚首祈祷,两党领袖也携手号召团结。然而这样的团结能持续多久,许多人都表示怀疑。党争从来都是华府生活的主旋律,党派间的团结更像是上班族餐桌上奢侈的鱼子酱那样难得一见。
  6月23日,在参议院共和党人刚刚公布医保草案细节后,希拉里在网络上发表评论,称如果这个法案得以通过,共和党就是“死亡之党”。
?
  国会众院补选,民主党四连败
  极端的政治气候,不仅“干扰公众议事,虚弱公共管理能力”,也“挑动民众间的对立”,令美国选民分化严重。
  5月24日,也就是蒙大拿州国会议席补选前一晚,据媒体报道,共和党候选人、科技大亨詹福尔特( )因不堪《卫报》记者雅各布斯就医保问题咄咄逼人的提问,突然用双手扭住记者的脖子将其放倒在地,还说“我烦透了你们这帮人!给我滚出去!”
  雅各布斯录下了打斗和争吵声,而且还有其他在场记者的文字作证,詹福尔特以轻罪被起诉似乎不可避免。在此前的报道里,雅各布斯曾爆料该候选人与遭制裁的多家俄罗斯公司有经济往来。就在人们以为他次日选举必输无疑之时,詹福尔特却赢得了该州在国会众议院中按人口分配的唯一席位。
  原来,共和党方面另一个版本是这样的:因记者未经许可进入办公室,并把录音设备怼到候选人面前,詹福尔特要求记者离开,让他把录音用的手机放低点,遭拒后“詹福尔特试图抓住录音的手机,而雅各布斯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拉扯詹福尔特,最后两人都摔倒在地上”。
  事实究竟怎样已经不重要了,共和党赢了这场美联社所称的对特朗普的微型“公投”,特朗普称蒙大拿州在此选上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蒙大拿州这次补选,给民主党原本乐观的气氛浇了一盆凉水,而佐治亚州的补选结果,更是让民主党大失所望。在6月20日的佐治亚州第六选区国会众议员特别选举中,尽管民主党投入数千万美元为奥索夫助选,竞选资金超过对手数倍,但是共和党女候选人凯伦·汉德尔笑到了最后。
  选后媒体报道说,虽然该选区的许多选民对特朗普本人及其政策很反感,但是当共和党在选前于电视广告上播放格里芬“斩首特朗普”的影像时,出于对这种嗜血政斗的反感,他们还是出门投了共和党候选人一票。
  蒙大拿、佐治亚,加上悬念不大的堪萨斯、南卡罗来纳,4月开始陆续打响的5个州的国会补选战中,民主党败了4场。共和党人可能将“维持席位”看作一种标志,即特朗普总统的议程和低支持率造成的破坏,可能不像民主党想象的那么严重。而这也意味着,民主党希望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翻盘”的梦想趋于破灭。
  由于选举结果不理想,国会众议院的民主党领袖南希·佩洛西被一些议员呼吁辞职,但她不为所动,反指在某些地方的特别选举中,民主党已明显缩小了差距。
  近一段时间,民主党看似“利空出尽”,是否即将迎来转机?如果信其有,那就坐等“被炒局长”科米的好友罗伯特·米勒所主持的“通俄门”司法调查的结论了。
?

今天有网友爆料为了退 押金,竟然想出了假装外国人给 写信的方法,并且 真的很快退回了押金。

原标题:假装外国人,押金秒退,还附道歉信……请对消费者负责到底

新闻回顾

12 月14 日消息近期很多 用户遇到了押金难退的问题,虽说 承诺15 个工作日到账,但不少网友反映 并未兑现承诺。今天有网友爆料为了退 押金,竟然想出了假装外国人给 写信的方法,并且 真的很快退回了押金。

&; 退押金难已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但是一些不法分子竟然从中看到了商机,对消费者行骗——网上出现了“押金代退”的服务。

&; &;12月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闲鱼平台上看到不少相关的退押金“宝贝”。诸如售价0.1元的退押金攻略、售价19元的“强力软件”以及售价不等的代退服务。为揭露真相,记者联系了其中一位。但结果是,记者打钱后对方便不再回复,而且承诺的一天内退押金,也完全没有兑现。而其他所谓的退押金攻略等,从其他媒体报道来看,则更不靠谱。

光明观点

既以共享经济为名,就要对消费者负责到底

光明网评论员:在最大的对手摩拜被美团收购后,的负面传闻就没停止过。日前又有网友称,自己假装外国人给写信,真的很快退回了押金。

假装外国人,押金便能秒退。这究竟是个段子,还是的确做了区别对待,尚无法证实。但从拖欠供应商贷款,到押金难退,资金链紧张早已是人尽皆知的事实。如果是出于降低负面影响的考虑,对外国人加速办理退款,进而避免退款潮,也不是什么匪夷所思的事。

在共享单车这个领域,是走得相对较远的。不过所谓的远,也就三年左右而已。五花八门的单车品牌,从无到有再到无,资本从进场到离场,行业盛衰周期被大大压缩,只留下一地鸡毛。

不只是单车,整个共享经济领域,很多新事物都可谓昙花一现。在被视作共享经济元年的2017年,共享充电宝、雨伞、汽车、服装等,让人应接不暇。没有清晰的商业模式和盈利逻辑,并不妨碍它们在资本市场喜提融资。以共享单车为例,《2017年度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国内共有77家共享单车企业,累计投入了2300万辆单车,当年融资金额达258亿元。

火爆的共享经济,不少是被资本催熟的产业。被资本催熟,意味着很多消费场景未必对应着真实的消费刚需。一旦烧完钱,找不到投资人和投资机构接盘,所有的共享经济形式都得回到盈利这个基础问题上来,寻找长久的生存之道。

所以,在的艰难时刻,那些曾经风靡一时的产品,很多都早已销声匿迹。那些依旧存活的品牌,也难逃风光不再的困局。最近,有篇题为《共享经济的梦醒时分》的文章提到:共享按摩椅的投资人们发现自己普遍陷入了一个怪圈,椅子修了又坏,维修费用高昂。同样的例子还有共享单车,如今的街头,找到一辆好车的时间成本大大提升。

回过头来看,某些共享经济的故事可谓魔幻,大起大落,高开低走。这一点,用“最疯狂的试错”来形容也不为过。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让使用权的共享能具备一定的效率。当然,更离不开资本的培育。但是,本也让这个产业变得浮躁,让很多创业者追求挣快钱,追求寻找接盘侠来变现,而忽视对商业模式本身的思考,进而加速了行业的衰亡。

资本游戏本身没有原罪,但当它们离场后,埋单的往往是消费者。退不回来的押金,街头上阻塞通道的破损单车等,让人感喟。更为讽刺的是,在复盘共享单车盛衰史时,一些创业者试图从素质论上寻找慰藉,认为中国人的低素质是创业最大的成本。这种颠倒因果关系的逻辑,和假装外国人秒退押金的故事一样,为高开低走的局面提供了一种解释——在风风火火的创业浪潮中,消费者始终是支撑估值的流量,而非真正的服务对象。

梦醒之后,清算早晚会到来。曾经的造富神话,换了种讲述方式——那些曾经“抛弃你”的同龄人,现在欠你199元押金。这个结局虽然有诸多不堪,但哪怕创业者有再多不甘,在走完了产业兴衰的周期后,也只能兑现承诺、收拾残局,对消费者负责到底。否则,其所淤积的社会矛盾和纠纷,必定难以收拾。

希望中国的创业者们正视问题,尽快认清一点:靠资本收割流量,薅消费者的羊毛挣快钱,这条商业逻辑“此路不通”。并且,在反思之后,能够有所行动。这,也许是泡沫过后最不坏的结局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内容来源:综合自保山警方、之家、光明网评论员文章

本期编辑:宗小宁周梦爽

( 发布日期:2018-12-16 15: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