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主席强军目标重大战略思想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主席强军目标重大战略思想

2013年底,在南京陆军指挥学院举办了“中外陆军院校长论坛”。来自14所中外陆军院校的院校长和澳大利亚、美国驻华武官以及马来西亚军队代表,以“建设适应信息化战争需要的新型陆军”为主题,进行了广泛深入的研讨交流,对世界范围内各国陆军转型面临的共同困惑进行了剖析与思考,为今后陆军转型提供了有益借鉴。

陆军作为最古老的军种,在人类战争史上曾经创造过无数辉煌。然而,世纪之交的几场局部战争,海军、空军和新兴作战力量大放异彩,陆军作用“黯然失色”,特别是全空袭模式的科索沃战争,把陆军推上了“风口浪尖”,陆军转型迫在眉睫。然而,世界各国陆军在推进转型过程中,均不可避免地遇到这样或那样的迷茫与困惑。在这次中外陆军院校长论坛上,代表们对此进行了探讨与思考。

信息化条件下战争呈现高强度、短进程等特点,而以传统力量为主导的陆军通常结构松散臃肿、装备庞大笨重、打击距离较近、机动速度较慢,使其在新的战争形态面前显得步履蹒跚。近几场局部战争中,海空军都是在第一时间闪亮登场,并取得了较大成功。而无论是美国陆军在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中的作为,还是俄罗斯陆军在两次车臣战争、俄格冲突中的表现,都不尽如人意。陆军由战争“主角”变成了“配角”,传统的陆军“老大哥”地位受到了挑战,陆军是去是留?是加强还是削弱?成为各国军队争论和关注的焦点。

在中外陆军院校长论坛上,与会代表围绕上述问题进行深入探讨后认为:重新定位陆军功能作用并据此推动转型建设,才能应对挑战再创荣光。关于陆军地位作用,与会代表形成以下共识:第一,陆军的优势不在火力杀伤与摧毁,而在于持续占领与控制,在于把海、空作战形成的暂时优势转化为持久优势;第二,陆军主要在地面上活动,具有持久行动、自我支援和自我保障能力,在维护陆疆安全,遂行反恐维稳、抢险救灾等任务中具有天然的优势,是保持国家稳定、维护国家安全的主要力量;第三,陆军可以给对手造成直接的、持续的压力和威胁,对战争胜负具有决定作用,是联合作战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也是彻底战胜和征服对手,赢得战争胜利的决定性力量;第四,陆军为其他力量提供基地、资源,为其他力量提供地面安全,是其他力量发挥作用的基础和依托。

当然,随着信息技术在军事领域的深入运用及战争形态变化,陆军发展已经到了十字路口,陆军必须重新定位,加大转型力度,形成自身特有优势。否则,陆军发展的危机必将进一步加剧。

转型是从初始状态过渡到目标状态的一种过程。初始状态对应现实,军队建设重在化解现实威胁;目标状态对应未来,军队建设重在争取未来战略竞争主动权。陆军建设究竟是基于威胁,还是基于能力?是各个国家面临的矛盾焦点所在。基于威胁,优点是“近水救近火”,效果明显,可以有效应对各种现实威胁,击败各种现实对手。但是,转型是一种不可逆转的趋势,仅被现实威胁困惑,就会分散有限的军事资源,减少对转型的投入,影响转型的效率和质量,在未来战略竞争中将难以保持优势地位。基于能力,可以使本国陆军建设发展有规划、未来发展不落伍、军事资源不浪费,但面临的突出问题是见效慢,难以应对现实威胁。特别是在转型的“阵痛期”,战斗力甚至可能下降到谷底,一旦有事将难以完成化解冲突的任务。

因此,究竟是基于威胁,还是基于能力,这二者之间必然有一个“度”,这个“度”如何把握?各个国家国情不一样,最终得出的结论也必然不一致。会议代表加拿大陆军指挥参谋学院院长罗伯特

沃克上校认为:基于威胁、基于能力并不是一对矛盾,都服从“先威胁后能力”的陆军转型规律。基于威胁是转型的基础与依据,陆军转型一般应选择“基于威胁”,威胁是现实的、眼前的,不能有效应对威胁,转型的预期成果是“远水救不了近火”,现实威胁有时甚至会中断转型进程。美军之所以选择“基于能力”,就在于美军面临的威胁不在眼前又充满不确定性,没有“靶子”和“重心”,只能从实用主义出发,寻找作战能力建设的“最大公约数”,追求具有普遍意义的能力。威胁是能力的逻辑起点,能力不是凭空产生的,它既基于信息化战争的需求,也是针对威胁的,如果能力与威胁不在一条直线上,能力建设就毫无意义。这一观点得到了与会代表的普遍赞同。

="" =''>

  央视网消息:改革开放40年来,经济快速增长,并实现了和扩大就业的良性互动。针对性的改革举措,不断打破体制障碍,促进就业持续稳中向好,结构不断优化。今天的《数说改革开放40年》,来看就业的变迁。

  您知道,在40年里,日新月异的中国平均每天增加多少就业人口吗?2万6千多。这让我国在总人口增加四成的情况下,就业人口数却增长了近一倍,达到7.76亿人。

  就业的结构也在不断优化。1978年,每10个人,有7人在务农,现如今从事工业或服务业的人占到了7个,代表着新兴、多元的服务业,已经成为吸纳就业的第一大产业。

  就业越来越灵活,也出现不少新职业。铁路扳道工、弹棉花手艺人、啤酒花生产工等这些职业,对很多人来说已经陌生,但&;无人机飞手&;、程序员,快递员、营养配餐员等这些职业如今却在走红。我国在2015年对职业分类进行调整,新职业增加了347个。

  最难得的是,十八大以来,在经济增长由高速转向中高速的背景下,就业形势依然稳中向好。2013年到2017年,我国平均每年新增就业1300多万,确保了城镇登记失业率始终稳定在4.0%左右。全国平均每天新增市场主体4万多家,劳动力市场的求人倍率保持在1.0以上,意味着岗位需求大于求职人数。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11.5%,跑赢了的同期增速。

  中国稳稳把城镇调查失业率控制在了5%左右,而世界各国都在为失业率攀升而焦虑,发达国家和地区平均失业水平为6.6%,全球平均失业水平为5.7%;国际劳工组织的报告显示,全球每年平均失业人口以220万的趋势增加。来自世界银行的数据测算,中国的对外投资和进出口,平均每年直接拉动各国1500万个就业岗位。

( 发布日期:2018-12-19 12:14 )